散文 | 罱河泥

来源:中廉网 发布时间:2022-04-10 分享按钮

文/李永义

早在四十多年前,我们农村生产队,还是大集体劳动。当时,无论什么农活都有生产队里的队长说了算。那时候,男社员干一天活记10分工,女社员劳动一天记8分工。到了年终分配时,根据生产队经营情况,把工分折合成人民币分配给各家各户。我们队有几项付业收入,每10分工可折合人民币六角钱,其他邻队只能有三四毛钱。

到了每年春天三四月份,生产队里都要发动男女社员割青草腌制绿肥。在每块田头开挖一个小坑,把绿肥堆放进去,一层青草,一层猪粪,一层塘泥,一般七八层就用稀塘泥封顶了。待闷腌两个月把腌制的发酵绿肥,撒入田里作为水稻田基肥。

由于腌制这种绿色发酵肥,需要塘泥用,那天,生产队黄队长分配我与插队知青张娣罱河泥。对于这个有点技术的农活,我算是老手,可是,张娣是头一回干呀,这怎么行呢。我对黄队长说;“张娣从来没干过罱河泥,她干不起来,请你换一个熟手吧!”对此,黄队长坚决不同意,且说;“张娣不会你教她,当初,你也是别人教你的,否则,你也干不了。”我无语了。

罱河泥,是俩个人站在一条小船上干活,一定要相互配合好才行,否则,两人会全部掉进水中。为了安全,我告诉张娣;“张娣,罱河泥你头一次干,我在船南,你站船北,我们各执一个罱泥夹,我开始罱泥时,你稳住船,你罱泥时,我负责稳住船身,千万不能让小船左右晃动,如若船不稳住,我们会掉进水里的。你听懂了吗?”张娣笑着点了点头。

那天,蓝蓝的天空万里无云,小鸟不时在我们头顶飞来飞去,田野里的小麦苗正在抽穗扬花。我们的罱泥小船,飘浮在平静的水面。犹如一幅美丽的图画。

正当我提起泥夹还没出水时,罱河船瞬间失去平衡,只听啪嗵一声,我与张娣同时跌入水中。

万幸的是我会游泳。我在水中本能地用尽全力露出水面时,不好!我看不到张娣,我一个猛子潜入水底,把正在水中挣扎的她托出水面,边托住她用吃奶力气往水边游,一边拼命呼喊,“快来人啊,救命啊……”在田里干活的男女社员,很快赶到救起了我俩。好在时间很短,我俩均无大碍,我只见张娣双目被水呛得充满了血丝,我也没精打釆。关心我俩的黄队长,让我们都回家休息。

第二天,不肯服输的张娣,又与我同船罱河泥了。这次,我俩配合得恰到好处。我提泥夹她稳船,她提泥夹我稳船。一天下来,我们完成了12船泥,满足了生产队腌制草塘泥的需求。在傍晚收工时,黄队长表扬张娣时说;“张娣,是我队的姣姣者,有文化,有知识,有志气,肯吃苦,善学习,是我队干农活的一把好手。”张娣听了笑道;“你们贫下中农都是我的好老师,我还要扎扎实实向你们学习!”

责任编辑:李青英


上一篇:小说 | 帐单

下一篇:散文 | 东边涧